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领域  >> 诉讼与仲裁
这「 七大逻辑思考力 」引爆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间的巨大差距【律业观察】
贝斯特全球最奢华平台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  2017-11-15  浏览2195次  http://www.reasonlawyer.com

作者丨吴疆

来源 | 卓建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事务所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职业的本质在于运用法律知识解决实际问题。

 

    要解决实际问题,必须首先掌握事件的真实情况,然后分析其中的原因,再提出解决方案。在这整个处理过程中,都需要用到逻辑思考力。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办案,就是对这种逻辑思考力的充分运用和展示。

 

    一、事实梳理中的逻辑思考力

 

    对于刚接手的案件,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一般首先会根据当事人的描述采用时间顺序将各节点上发生的、有资料显示的事件整理一遍,以一个倾听者的视角对案件形成初步认知。

 

    但是,仅做到此程度还远远不够。当事人并非专业人士,提供的资料可能不全,陈述的事实可能有偏差有遗漏,甚至可能混乱,对此,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需凭借逻辑思考力,从已知的故事梗概和前后关系中,矫正一些基本错误,或发觉出一些重要事实。

 

    例,当事人(卖方)向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陈述其并未收到过买方的质量异议,但其提供的资料中又有一封回函,解释产品品质完好。对此,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必须能够察觉出前期陈述可能有误,并请当事人进一步核实。

 

    又例,当事人(卖方)被买方起诉,主张所购灯具某关键组件是品牌B而非合同约定的品牌A。可事实上品牌更换系买方同意,但当事人无法提供证据。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介入后,通过事实梳理得知组件品牌的更换是在后期某次现场维修中完成,而维修一定会有维修单和验收单,且当事人为更换组件而购买品牌B的过程(内部审批流程、向B品牌的下单行为)也可能会体现“因某某公司要求”的表述,顺着这样的思维路径往下追究,刚好全部搜集到这些早已形成的相关证据,从而顺利完成举证。

 

    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在这个阶段所发挥的作用类似于新闻记者,其逻辑思考力着力于“事实调查”作业,重点是使事件“讲得通”、“不遗漏”。

 

    如此带有逻辑思考的梳理过程,是解决任何问题的必经环节,后续所有的分析和结论都将以此为基础。

 

    二、法律关系分析中的逻辑思考力

 

    事实梳理过后,即进入法律关系分析阶段。

 

    与事实梳理工作所需的线性思考不同,法律关系分析工作更多的是作结构性思考,即从结构解析整体,从整体理解结构。此阶段的逻辑思考力,体现在同时解析法律规定和行为事实,并进行来回比对分析,从而对法律适用做出准确的判断。

 

    例,要判断原被告之间究竟是承揽关系还是劳务关系,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首先要熟知这两个法律概念及其主要区别点(标的、从属性、报酬支付等),然后反观事实情况一一比照区别点去分析、比较和判定,最后得出结论。

 

    可是,这只是第一个逻辑层次,还要进入第二次逻辑层次:对区分点的再分析。

 

    比如“从属性”这个区分点,它本身只是一个概念,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又必须构建出“从属性”的判断标准,才能使比较更清晰(如,是否有作息要求、是否有地点要求、是否自带劳作工具。)如此阐述,才能将理论分析落到事实层面,充分解剖事实的魔鬼细节。

 

    又例,判定是借款关系还是投资关系,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往往要先研究法律概念,但法律概念也仅有“到期返还、利息、经营风险”等抽象表达。

 

    故,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又必须结合事实,从是否有固定回报的承诺、违约前的履行支付情况、是否进行工商登记、是否参与经营管理、有无免除经营风险等等具象方面,挖掘和解构事实,从而判定更符合哪种法律关系。

 

    显而易见,从法律关系分析开始,就已经正式进入法律思维的殿堂。此阶段所用到的逻辑思考力,必须建立在熟知事实和精研法律的基础之上,且解构得越全面细致,分析结论也就越有说服力。

 

    当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将关系到整个案件分析框架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搭建后,请求权基础和维权路径则得以确定,接下来的“施工作业”便可稳步前进。

 

    三、观点证明中的逻辑思考力

 

    法律关系分析完成,观点证明工作正式开始。

 

    诉讼纠纷中,所有的工作都会最终指向诉讼请求能否获得支持。代理原告方,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除了需要找到请求权基础,更重要的是完成诉讼请求的证明;代理被告方,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除了提出抗辩的理由,更重要的也是完成抗辩观点的证明。可见,证明是关键。

 

    而证明的过程,必然也是逻辑思考力的运用过程。

 

    1、三段论逻辑

 

    此逻辑最基本,所有证明工作都要回归到这个逻辑。比如,主张承担侵权责任的四要件:行为——过错——损害——因果关系。

 

    2、“类数学演算”逻辑

 

    此逻辑往往在解释损失的计算过程中运用,比三段论逻辑更为具体,且已经超越了法规本身。

 

    比如,诉请被告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因违约金=日罚息×逾期天数,就得分别证明日罚息(被乘数)的得来和逾期天数(乘数)的得来。证明日罚息,必须先证明应付未付数额(计算基数)和计算比例(合同约定);证明逾期天数,必须先证明实际支付的日期和应当支付的日期(因为逾期天数=实际支付日期-应当支付日期);若应当支付的日期是收到发票后三日内,就必须先证明收到发票的日期,比如邮寄回执和签收记录;若不能证明对方收到发票的日期,就必须转而证明对方到税务局冲抵发票的日期,从而得到一个相对合理的违约计算起点。

 

    由此可知,此种逻辑思考非常接近于数学题的演算逻辑。

 

     3、常理推断逻辑

 

    法律不需要像数学公式一样精准,故按照常理推断也是常用的逻辑论证方法。

 

    例,劳动者提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2、3月的工资(未提出其它请求)。公司则主张已于3月2日向劳动者邮寄送达《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但因无证据而败诉(证据中只提交了公司3月2日制作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

 

    该案结束后,劳动者又提起新的仲裁,要求公司支付4、5、6月的工资。事实上,从3月3日开始,劳动者就并未再到公司上班,可仍故意每天去公司打卡(系统未及时屏蔽)。

 

    面对此情况,公司非常被动。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经过研究案件(代理公司方),除申请证人出庭作证外,还进一步从常理方面着重论证劳动者仲裁请求的荒谬之处:其一,劳动者在没有被排班、且从2月起5个月都没收到工资、还提起仲裁的情况下,还每天坚持准时上班,显然也不符合常理。其二,即便劳动者没有收到《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但至少在前述仲裁案件4月20日开庭中,被公司以当庭当面抗辩、举证质证等方式告知了要求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明确表示,如此激烈地对簿公堂后,劳动者不可能还在开庭后5月、6月继续上班。

 

    以上三种逻辑较为常用,且在同一个案件中可能都会用到。第1和第2种逻辑使案件更为清晰、具体,第3种逻辑会对法官的自由心证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引申为民事诉讼中的高度盖然性规则,决定案件的胜负。

 

    四、行为解释中的逻辑思考力

 

    要彻底完成观点论证,还必须扫清一些其他障碍:对某些看似与所论证观点相左的行为作出合理解释。

 

    只有将这些行为也解释通畅,才能进一步巩固已经取得的论证成果,消除裁判者疑虑。

 

    例,某借款纠纷,被告举出邮件往来证据,该邮件显示被告曾提出延期还款计划,但原告并未在回复邮件时提出异议。被告以此为由主张双方已经达成新的还款协议,不存在逾期还款。

 

    为否定此种主张,原来代理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就必须对原告“未置可否”的行为进行解释,分析如下:第一,该还款计划的提出,并非原告的提议,而是被告单方意思;第二,该还款计划不是默示条款,不回应应当解读为不同意,而非达成合意;第三,从后续履行情况看,被告并未按此履行,原告也没有任何放弃违约主张的意思表示。因此,该还款协议实质是催款过程中未被原告接受的单方提议。

 

    又例,房屋租赁纠纷中,承租人逾期付租事实确凿,但围绕租金应支付至何时的问题,法官仍有疑问:“既然在8月20日承租人就已将钥匙交还,为何出租人还主张其将租金支付至10月10日?”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解释:第一,钥匙并非正常交接,而是承租人被当场抓获“名为装修、实为撤场”后,被出租人强令留下钥匙,此时物件还未完全办理,租赁物仍旧被承租人占有;第二,承租人无权单方解除,故应当以出租人最终的解除通知为准确定解除时间。

 

    可以看出,解释工作的逻辑思考力体现在,首先全面了解行为发生的环境,其次系统性思考行为的法律意义,再次找到合理的且与自身论证逻辑相符的一种解释,将所有“逆鳞”行为捋顺,与主张融为一体。

 

    五、庭审对抗中的逻辑思考力

 

    前述观点证明过程只是从自身角度的论证,其逻辑体系随时会受到对方的冲击,且在庭审对抗环节最为激烈。

 

    再稳固的城防也经受不住敌人对某一点的不断进攻,因此,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是最好的应战方式,而这背后仍是逻辑思考力的直接比拼。

 

    例,公司当庭出具经劳动者逐月签字确认的1至11月《排班表》,且向仲裁庭主张,该表均为劳动者在确认“实际出勤与排班一致”后签署,以此证明劳动者无加班事实。

 

    此证据看似确凿但仍被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推翻:已经查明,劳动者于11月5日离职且其后再未回公司,若按照公司说法是当月结束后再在签字,其11月不可能还有签字。出现此种情况,只会是劳动者在月初《排班表》排出时就被要求签字,故该签字实质是对排班计划的确认而非是对实际考勤的确认。

 

    又例,某夫妻一方(原告)请求确认另一方(被告)擅自转让夫妻共有股权无效纠纷中,庭审时双方就是否已过诉讼时效问题进行辩论,被告代理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则从原告的陈述中发现了逻辑矛盾点:原告自认,股权被转让后,社保由“从被告处扣除”变为“从原告处扣除”(因被告原来的社保扣费账户就是股权分红账户,股权转让后无钱可扣),然而原告方才又说夫妻双方平时财务独立,据此可以合理推断出,原告至迟在被扣除“双份”社保的当月,就知道或应当知道案涉股权被转让、权利被侵害的事实。

 

    再例,某承揽合同纠纷(电视售后安装服务),原告主张定作人公司(被告)违反“不得向第三方派单”的排他性约定,虽能举证说明销售数量和安装数量有差异,但因无法获知定作人的系统内部派单数据,难以直接证明。

 

    对差异问题,被告在庭审中解释为“因公司自身有送装一体化(送货人顺带进行了免费安装)服务”。对此,原告代理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立刻发问:“何时开始有送装一体化?”被告答“在双方签约之前就有”。

 

    于是,原告代理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当即找到进攻点:第一,被告对送装一体化的自认至少说明确有未派单情形;第二,送装一体化早已存在,但在双方签约时被告并未提出将该种情形排除在独家派单承诺之外,理应认为并无例外;第三,定作人并未提供送装一体化的书面证据,这很可能是一种推卸责任的说法;第四,若定作人可以随意拿送装一体化来解释漏单,对承揽人将有极大不公。

 

    以上三例,非有良好的逻辑思考力则难以完成。庭审对抗中,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的逻辑思考力将有力地击垮对手,获得审判者欣赏,赢得当事人尊重。

 

   六、意思表达中的逻辑思考力

 

    司法审判中,裁判者居主导地位,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再好的逻辑,都必须得到其认可,才算成功。

 

    因此,除了站在对方角度,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更要站在法官角度思考问题,组织逻辑,妥善表达。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为增加观点被采纳的可能性,就必须按照裁判者的审案顺序而非自己想说的顺序安排表达,这将再次用到逻辑思考力。

 

    例,质量纠纷案件中,法官一定是按照这样三条思考路径进行审理:

 

   [上一篇] 贝斯特 全球最奢华:打好合同官司的23个关键点[下一篇] 最高法院:房屋售后回租是融资租赁关系还是借   



Copyright © 2012 reason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