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保兑仓纠纷案件中的权利义务平衡及相关问题

 

【裁判文书】

1、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大民三初字第43号民事判决

2、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辽民二终字第00080号民事判决

3、全球最奢华的游戏平台(2014)民申字第1149号民事裁定

4、全球最奢华的游戏平台(2015)民提字第16号民事判决

 

【当事人信息】

 

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行。住所地: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

负责人:郭琦,该行行长。

被告:张家口中地装备探矿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

法定代表人:卢元林,该公司董事长。

被告:大连中聚能源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大连市大窑湾保税港区。

法定代表人:宁宝霞,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内蒙古中瀚石化有限公司。住所地: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

法定代表人:刘和平,该公司总经理。

 

【基本案情】

 

1、2012年5月9日,大连中聚(乙方)、张家口公司(甲方)与中信银行(丙方)签订《保兑仓协议》。该协议主要约定:大连中聚向中信银行申请开立银行承兑汇票专项用于向张家口公司支付货款。货款针对大连中聚与张家口公司之间签订的购销合同。

 

2、2012年11月14日,内蒙古中瀚与中信银行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由内蒙古中瀚对中信银行向债务人大连中聚授信而发生的一切债权(包括但不限于各类贷款、票据、保函、信用证等各类银行业务)承担最高额1亿元整的连带保证责任。该合同约定了保证期间为两年。同日,内蒙古中瀚与中信银行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由内蒙古中瀚以其所有位于内蒙古察右后旗贲红旗镇杭宁达莱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土地对中信银行自2012年11月13日至2013年11月13日向大连中聚授信而发生的一切债权承担最高额1亿元整的抵押担保责任。同时,该抵押合同约定了抵押担保范围、责任后,办理了抵押登记。

 

3、2012年11月14日,大连中聚(出票人)与中信银行(承兑人)签订《银行承兑汇票承兑协议》,在担保条款项下约定:大连中聚向中信银行申请金额为4615万元的银行兑汇票,大连中聚应按票面金额的35%在中信银行指定的保证金账户中存入保证金,金额为1615.25万元,以担保承兑汇票到期付款。

4、2012年11月15日,大连中聚(出票人)与中信银行(承兑人)签订《银行承兑汇票承兑协议》,在担保条款项下约定:大连中聚向中信银行申请金额为3076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大连中聚应按票面金额的35%在中信银行指定的保证金账户中存入保证金,金额为1076.6万元,以担保承兑汇票到期付款。

 

5、依据上述合同及协议,大连中聚基于与张家口公司的购销关系作为申请出票人申请中信银行出票,2012年11月14日、15日,中信银行分别开立编号为7522、7525银行承兑汇票,票额分别为4615万元、3076万元,汇票到期日分别为2013年1月2日、3日,属于定日付款。

 

6、张家口公司在2012年11月14日和11月15日分别收到中信银行签发的上述银行承兑汇票后,将其背书给案外人辽宁中聚煤炭有限公司,之后辽宁中聚背书给大连大雪集团有限公司。2013年1月4日,大雪集团向中信银行申请承兑。同日中信银行向大雪集团支付4615万元及3076万,总计7691万元。中信银行在向大雪集团支付上述款项后,根据《银行承兑汇票承兑协议》第8.1条的约定,从大连中聚在中信银行的保证金账户中扣收票款2691.85万元,余款4999.15万元形成票据银行垫付。汇票承兑前,大连中聚并未按照承兑向中信银行交存票款4999.5万元直至诉讼。中信银行垫付款项后,多次向大连中聚进行催收未果,内蒙古中瀚、张家口公司也未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7、案涉协议签订之前,大连中聚、张家口公司向中信银行提交《大连中聚与张家口公司战略合作协议书》、张家口公司向中信银行的申请信函、《铁精粉购销合同》等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关于铁精粉购销业务,并申请中信银行授信。

 

【相关法律问题分析】

 

(一)关于本案案由的确定

 

一审认定本案案由为金融服务合同纠纷,二审法院认定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再审认定为保兑仓合作协议纠纷。三级法院认定了三个不同的案由。现行《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系2011年发布,在发布该规定的通知中,明确“民事案件案由是民事案件名称的重要组成部分,反映案件所涉及的民事法律关系的性质,是将诉讼争议所包含的法律关系进行的概括,是人民法院进行民事案件管理的重要手段”。本案中,张家口公司并未否定其与中信银行签订了《保兑仓协议》,只是认为该协议未得到履行,故认为其不应承担《保兑仓协议》规定的责任。张家口公司认为本案法律关系为“金融借款法律关系”,该金融借款关系的主体是作为贷方的中信银行,作为借方的大连中聚和作为担保方的内蒙古中瀚,张家口公司并未参与其中。张家口公司的目的在于从法律关系的层面与中信银行切断权利义务关系。但是经审理表明,《保兑仓协议》已经实际履行,张家口公司的主张并不成立。

 

商事活动创新较多,新的交易模式不断被创造,有的形成纠纷反映到审判领域。反映到审判领域的同类商业交易纠纷涉及的法律系和争议问题往往是相同的,对反映到审判领域的常见的商业交易纠纷,作为独立案由予以明确,有利于检索和识别,进一步明确同类案件裁判标准,总结审判经验。故全球最奢华的游戏平台以“保兑仓合作协议纠纷“作为本案案由。法院不能变更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当事人坚持的案由,法院也不应轻易变更。本案处于再审阶段,在再审中,张家口公司也基于保兑仓法律关系行使了应有的诉讼权利,本案案由确定为保兑仓合作协议纠纷是恰当的。

 

(二)关于保兑仓交易的法律问题

 

1.保兑仓交易的基础知识

 

商事审判的对象是商事纠纷,商事纠纷案件是商事纠纷在审判领域的反映。从知识结构的角度说,从事商事审判的法官不仅应掌握法律知识,还需要掌握所审理案件涉及的商事交易基础知识。商事法律规则本身就属商事交易规则,是上升到法律层面的商事交易规则,是商事交易规则的重要组成部分。了解商事交易本身是做好商事审判工作的基础,对一些新类型的商事纠纷案件的审理,缺乏明确的裁判规则,更需要了解商事交易规则本身。

 

保兑仓是近年出现的一种新型交易模式,属于物流结算金融模式之一。物流金融是金融机构为降低交易成本和风险,利用物流企业提供的物流信息和物流监管,依据物流供应链而进行的金融活动。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库存是企业的负担,大量的库存意味着流动资金被占用,也会影响企业的其他交易活动。第三方物流企业如能提供涵盖金融增值服务的物流服务,盘活这部分资金,可以提升整体供应链的竞争力。

 

按照金融在现代物流中的业务内容,物流金融可分为物流结算金融模式、物流仓单金融模式、物流授信金融模式和综合运作模式等,几种模式各有其特点和使用空间。

 

“保兑仓”是指以银行信用为载体,以银行承兑汇票为结算工具,由银行控制货权,第三方物流企业(仓储方)受银行委托保管货物,并为买方提供承兑担保,若融资企业到期无法偿还承兑汇票保证金以外的差额部分,则由卖方负责回购质押货物。这样一种由银行向卖方(生产商)及其买方(经销商)提供银行承兑汇票的金融服务被称为保兑仓模式。

 

生产商通过向银行申请承兑汇票,实际上获得了间接融资,缓解了企业流动资金的紧张状况。经销商在承兑汇票到期兑现时即可获得银行的支付,不必等买方向银行付款。通过保兑仓模式,缓解了交易双方的现金压力,提供了周转资金,真正实现了生产商、经销商、物流企业和银行的多赢。银行通过为买方企业开出承兑汇票获取收入。

 

笔者查到的资料反映,2004年前后,我国银行已经开展保兑仓业务。2006年起,已经有保兑仓纠纷成讼,反映到审判领域,近年来有增多的趋势,但案件数量较少,而且因保兑仓合作协议纠纷并非《民事案件案由规定》列明的案山,多以其他案山出现。

 

2.保兑仓交易模式涉及的法律关系

 

保兑仓交易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前述四方交易主体参加的模式,还有一种是本案三方交易主体参加的模式。为表述方便,以下分别简称为四方保兑仓和三方保兑仓。

 

四方保兑仓的主体为生产商、经销商、仓储商和金融机构。

四方保兑仓包括四种法律关系:

①生产商与经销商之间的买卖关系

②经销商与金融机构之间的融资关系

③生产商与仓储商之间的仓储关系

④生产商或者仓储商与金融机构之间的担保系

 

由于涉及的法律关系多,且各种法律关系又交织在一起,使案件比较复杂。

与四方保兑仓相比,三方保兑仓从主体上讲少了仓储商,法律关系也少了仓储关系,担保关系的双方为生产商和金融机构,其他的法律关系不变。就名称而言,似乎四方保兑仓是标准的保兑仓交易模式,而三方保兑仓则是标准保兑仓的变形,四方保兑仓下仓储方的一些权利义务成为三方保兑仓下的生产商的权利义务。本案涉及的保兑仓属于三方保兑仓,下文结合本案案情以三方保兑仓为讨论的重点。

 

在本案中,处于生产商地位的张家口公司和处于经销商地位的大连中聚之间的买卖关系是本案的基础法律关系,也是最核心的法律关系。大连中聚以银行承兑汇票向卖方支付货款,在票据关系中,大连中聚为出票人、中信银行为付款人、张家口公司为收款人。票据关系实际上反映出中信银行为买方大连中聚履行买卖合同的付款义务向卖方张家口公司提供担保。张家口公司根据《保兑仓协议》约定向中信银行承担保证责任,该保证可以理解为张家口公司对中信银行为大连中聚付款义务提供担保的反担保。保兑仓交易模式中的法律关系是有机联系的一个整体,统一在保兑仓合同下。本案中张家口公司的抗辩理由之一是中信银行与大连中聚之间的票据关系是独立的,属于二者之间的借款关系,并非保兑仓协议项下的法律关系。这是将票据关系从保兑仓合同中割裂开来,切断了票据关系与其他关系的有机联系。

 

3.保兑仓交易模式下卖方的保证责任

 

在一般的买卖交易中,卖方的主要权利是收取价款,主要义务是交付标的物并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买方的主要权利是受领标的物,主要义务是支付价款。买卖双方直接交易如果不能同时履行,卖方会面临交付标的物后不能收回或者不能及时收回价款的风险,买方则会面临支付价款后不能受领标的物的风险。

 

在保兑仓交易模式下,由于金融机构的介入,支付价款和交付标的物的履行环节发生了变化。在合同履行之初,交付标的物前,卖方就已经收到了银行承兑汇票,如果卖方不转让该汇票,其可以持票人的身份行使权利,在汇票到期日,银行将向其支付价款;如果卖方转让该汇票,将其票据权利转让,则其权利得以提前实现。是否转让该汇票,取决于卖方的意志。卖方不能收取价款的风险因银行的担保被极大地降低。银行则承担了出票人到期不能支付全额保证金的风险,该风险由卖方为其提供反担保。买方在支付部分保证金的前提下可以受领超额的货物,其支付价款的时间被延后,其可享有延后期间的期限利益。银行虽然承担了一定的风险,但是其风险可以因卖方的反担保被减低,而且其通过保兑仓交易获取了相应的收入。保兑仓交易是一种各方利益平衡的安排。

 

在保兑仓交易模式下,卖方在未交付货物前即可收回货款,但是,如果没有承兑银行的指令,其不得向买方交付货物。在银行承兑汇票后,买卖合同项下货物具有银行债权的担保物的性质,但货物并非银行担保的反担保物。设定担保物权有法定要求,有些担保物权的设立还需要履行登记等手续,程序较复杂。为银行提供反担保的实际是卖方的保证。该保证责任体现为卖方需要履行差额货物的回购义务,并将回购款支付给银行。如果买方申请提货,银行根据买方交付保证金的数额,向卖方发出交付相应货物的指令,卖方相应的担保责任被免除。

本案中张家口公司主张,其承担的保证责任并非对于银行承兑金额与乙方备付金额之间的差额承担保证责任,而是对银行出具的提货单累计金额与承兑金额之间的差额承担保证责任。理由之一是《保兑仓协议》在制度设计上的目的是保护卖方的收款权利,本质上是银行作为买方的付款担保人代替买方付款。在单纯的票据关系下,张家口公司的主张或许是正确的,但是,在保兑仓交易下,其只强调了其享有的权利,而忽视了其义务。在普通的票据关系中,票据付款人的权利只有买方缴纳的保证金或者是单独设立其他担保方式,在保兑仓交易模式下的票据关系中,票据付款人的权利多了一重担保,即卖方保证。这是金融机构的权利,也是卖方的义务。

 

如果设计一种交易制度的目的仅是单纯为了保护参加交易的某一方的权利,那么这种制度的设计从目的上就有缺陷。在这样的交易制度下,他方的利益很容易受损,也就失去了参与的动力,这种交易制度必然缺乏生命。任何交易制度的设计,都应以交易各方参与者权利义务大致平衡为基础,仅以保证一方权利实现为目的的交易制度违反公平原则,无法得到法律的支持。在保兑仓交易中,每个交易的参与者都有多重身份。以本案为例大连中聚是买卖关系的买方、票据关系的出票人;张家口公司是买卖关系的卖方、买卖担保关系的债权人、票据关系的收款人、反担保关系的反担保人;中信银行是票据关系的付款人、承兑人,买卖关系中买方的担保人、反担保关系中的债权人。在错综复杂的法律关系中,某一主体在甲法律关系中享有的权利,恰恰是以在乙法律关系中享有的义务为对价的。权利和义务在总体上达到一种平衡,如果将处在一个统一安排下的权利义务割裂开来,只享有某种法律关系中的权利,而抛弃了另一种关系下的义务,显然会导致权利义务的失衡。因此,任何一个主体都不应将其权利和义务割裂开来。

 

在保兑仓交易模式中,如张家口公司承担保证责任以中信银行出具提货单为条件会造成当事人权利义务显失公平。张家口公司作为供货方接受7522、7525汇票收取货款后,相应的合同权利已经实现,同时,其还占有货物。其在权利已经完全实现的情况下不承担任何义务,明显有失公平。故张家口公司关于其承担保证责任应以中信银行出具提货单为条件的主张不应予以支持。

 

(三)关于当事人行为性质的认定

 

本案中,中信银行出具7522、7525两张汇票行为的性质是二审和再审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中信银行主张其出具这两张汇票即是履行《保兑仓协议》,张家口公司应依据《保兑仓协议》的约定承担责任。而张家口公司主张并非如此,而是履行《银行汇票承兑协议》,而该承兑协议是独立于《保兑仓协议》的,与《保兑仓协议》无关,张家口公司不应承担责任。二审法院支持了张家口公司的主张。

 

如果仅根据原审认定的事实,难以对中信银行出具7522、7525两张汇票行为的性质做出判断,再审根据再审查明的相关事实对该行为的性质做出了与二审相反的判断。再审查明的相关事实中的多数是根据已经原审质证的证据作出的,但是二审对这些证据的认证不够全面,对中信银行出具汇票的性质判断出现了偏差。再审查明的八张汇票的履行情况,属于原审已经质证,但是却未予认证的情况。当事人对这八张汇票的履行情况没有争议,但是这八张汇票的履行情况影响到中信银行出具两张有争议的汇票行为性质的认定,不应割裂开来,应予以认证。中信银行提供的《确认函》,欲证明中信银行出具7522、7525汇票是履行《保兑仓协议》。该《确认函》已经二审质证,二审据此查明张家口公司在接受争议汇票时,出具了《确认函》,但是并未查明《确认函》的内容。再审查明,《确认函》明确记载,张家口公司是以“《保兑仓协议》项下甲方”的身份接受两张汇票的。再结合其他证据,对中信银行出具两张汇票的行为性质进行了认定。

 

近年来,人民法院受理的保兑仓合作协议纠纷越来越多,本文仅就个案中涉及的保兑仓协议纠纷具体问题进行了探讨,更多深层次问题并未涉及,例如保兑仓合作协议涉及的各个合同之间是何关系?是合同联立,还是混合合同?这涉及这类案件适用法律的一般原则等问题,均有待进一步研究。

                                                                                        商事审判指导2016年第1辑(总第40辑)

 

 

Copyright © 2012 reason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